燕国历史

发布时间:2017-02-13 来源: 历史回眸 点击:

燕国历史篇一:北京的历史

北京的历史

前 言

北京是我们伟大祖国的首都,国务院公布的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也是世界著名的古都。

北京以其悠远的历史文化传统和丰富的文物古迹遗存闻名中外,在中国七大古都中名列前茅。北京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文化的代表,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历史唯物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是无可代替的物质与精神财富。

第一章 北京地区的早期国家和城市

第一节 燕国和蓟国

从历史文献记载得知,在夏、商王朝统治时期,北京及以北地区有几个部族同时存在,包括孤竹、燕毫、山戎、肃慎等,其中孤竹、燕毫等部落后来建立了奴隶制国家,成为商王朝北方的附属国,这中间的燕国可算是北京地区最早形成的国家之一。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燕国与后来西周分封的燕国并不是同一个政权,它是一个在本地自然发展建立起来的奴隶制国家。因此,史学界通常称之为“古燕国”。

对于古燕国的历史,在甲骨文和其他文献资料均有所记载。商代甲骨文中“燕”字写作“妟”,并有“妟来”、“妇晏”等卜辞。所谓“妟来”,意思是妟国人到商王朝来。而“妇妟”则应指嫁给商朝人的妟国女子。可见,妟与商王朝往来密切。

文献资料中出现的这个古燕国始于西周初年,《史记?周本纪》云:“封召公的所在地”。这个古燕国可能由于是商朝北方比较重要的附属国,在武王灭商的过程中也被西周的武装力量灭亡了,因而史书上有“及武王克商??肃慎、燕毫,吾北土也”的说法。取而代之的就是西周分封的诸侯国——燕国。另外,在商代,我国北方还有一个由帝尧的后裔建立的奴隶制国家,名叫蓟国,当时也是臣属于商王朝的一个小国,西周建立后又臣属于周王朝。“蓟”和“燕”是两个邻近的诸侯国,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燕国强盛,蓟国弱小,于是燕国兼并了蓟国,时间大约在春秋初期。

依上所述,西周的燕是召公奭的封国。召公,本名姬奭,文献中又称君奭,文王之子,官至周王朝太保,位居三公,又因其采邑在召(今陕西岐山西南),故史称召公。由于召公本人及其家族在周王室中占有重要地位,周初遂将召公封于燕。 因为燕地处于北方边远地区,这里是北方民族南下的交通要道,对于周王朝来说,这是一个振抚边疆、藩屏王室的重要区域。召公封燕这一事件,标志着今北京地区正式纳入中原王朝的管辖范围。召公虽受封燕地,但由于他在周王朝里是与周公一样重要的辅臣,故仍留在宗周处理王朝政务,实际到燕地就封的是他的儿子克。这件事在北京地区出土的青铜器上和历史文献中都有记载。

从第九代燕惠侯起,燕国的历史才开始有了较明确的纪年。《史记?燕召公世家》载:“燕惠侯当周厉王奔彘,共和之时。”西周共和元年为公元前841年,这一年正值燕惠侯二十四年。据《史记?十二诸侯年表》,惠侯在位三十八年,时至公元前827年,已经到了西周的末期。

公元前320年,燕王哙继位。面对复杂的内外形势,他幻想通过非常手段达到使燕国迅速强大的目的。公元前318年(燕王哙三年),他任用一个叫子之的人为相国。史书记载,子之办事果断,善于监督考核臣属,深得燕王哙赏识。但子之同时也是一个精于以权谋私、权力欲望极强的野心家,他利用燕王哙希望改革的时机,诱使燕王哙“禅让”,最终取得了燕王的地位,他还劝说燕王哙把朝中俸禄在三百石以上的官吏的玺印交给自己调遣,子之完全掌握了燕国大权。这一举动在燕国造成人心混乱,特别是遭到太子平和大将军市被等人的反对。公元前314年,在齐国的支持下,太子平和市被发动兵变,率军围攻燕王宫,但一时未能攻克。将军市被反戈,与子之联兵反攻太子平,结果太子平和市被都在战乱中丧生。

正当燕国内乱之时,齐宣王乘机起兵,大举攻燕。此时燕国的军队已毫无斗志,不战而退,都城城门大开。齐军进入城中,不但杀了燕王哙和子之,还把燕国的宗庙、王宫毁坏,其中的珍宝重器被抢掠一空,并且在城中肆意屠戮。

齐军攻占燕都,占据燕国大半疆土,燕国差不多已名存实亡了。这种局面一直延续到公元前312年,在其他诸侯国的联合反对下,齐国才被迫撤出燕国。流亡在中原的燕国公子职,在赵、魏等国的扶持下返燕,并继承了王位,这就是燕国历史上负有盛名的燕昭王。

关于燕昭王的名字和身份,《史记》的记载自相矛盾,《燕召公世家》称:“燕子之亡二年,而燕人共立太子平,是为燕昭王”。认为燕昭王就是原来起兵反对子之称王的太子平。《史记·赵世家》则称武灵王十年,“齐破燕。燕相子之为君,君反为臣。十一年,王召公子职于韩,立为燕王,使乐池送之。”认为燕昭王原是燕国王室普通的公子,名职。上述的不同记载造成了后人认识的混乱,并为此而众说纷纭。这一情况已随着50年代考古发现的铜器铭文而澄清。1958年容城出土了铭文为“燕王职作冕萃锯”的铜戈,辽宁北票也发现有燕王职戈,《商周金文录遗》著录有含燕王职字样的铜器铭文,证实燕昭王只能是公子职而非太子平。公子职早年曾在韩国被做为人质,后被赵武灵王召回,赵武灵王十一年被立为燕王。

燕昭王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国君,早在他做韩国人质的时候,就受到一些中原诸侯国改革举动的影响,怀有改革燕国的远大抱负。返国后,面对燕王哙“禅让”事件给燕国带来的政治、经济上的巨大破坏,为了收拾残破局面,使燕国重新回到与列国争雄的地位,特别是要实现“伐齐以雪先王之耻”的目标,他不遗余力,励精图治。

燕昭王把原来燕国的军事重镇武阳城(今河北易县境内)营建成陪都,这就是历史上所称的“燕下都”。燕下都的建立,对于巩固燕国南部疆土,遏止中原诸侯国北进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他还态度谦恭地向燕国贤士郭隗问计,郭隗建议他广揽良才,并且说:“今王诚欲致士,先从隗始。隗且见事,况贤于隗者乎?岂远千里哉。”于是,燕昭王特意为郭隗建造宫殿,正式拜他为师。还在易水旁修筑一座招贤台,上置千金以延揽天下豪俊,这座招贤台就叫“黄金台”。燕昭王这一举动,很快就在列国贤士中引起反应。此后,“乐毅自魏往,邹衍自齐往,剧辛自赵往,士争趋燕”,皆为昭王之臣。“黄金台”也成为君王能招贤纳士的一个象征,受到后世万代的赞咏。

燕昭王不仅“卑身厚币,以招贤者”,他还深入民间,关心穷苦百姓,并且简朴自奉,亲自参加劳作,与燕国百姓同甘共苦。经过二十多年的苦心经营,燕国逐渐恢复了国力,日益富强起来,士卒也群情激昂,愿意为国家而战。

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二十八年),燕国以乐毅为上将军,统率燕、赵、韩、魏、秦五国联军合力伐齐,在济西一战中大败齐师。随后乐毅又独率燕军,深入齐境,攻破齐都临淄,焚掠齐国宫室宗庙,将所获珍宝、祭器等全部运回燕国。燕昭王甚为高兴,他亲自来到济上慰劳军队,犒赏将士,封乐毅于昌国,号为“昌国君”,同时命乐毅留在齐国,攻取其他齐城。在随后的五年间,乐毅率燕军共攻下齐国七十余座城池,并将它们归入燕国版图。

“乐毅伐齐”是战国时期影响很大的一次诸侯国间的战争。这场战争不但使燕昭王洗雪了“先王之耻”,燕国还占据了齐国大片土地,而且赵、韩、魏、秦、楚五国也都得到了各自的利益,强盛一时的齐国则几乎亡国。

公元前283年(燕昭王二十九年),昭王命大将秦开领兵攻打北方的东胡,追迫东胡退却千余里。燕国版图进一步扩展后,遂在边地自西向东,设置上谷(今河北怀来县大古城村)、渔阳(今北京怀柔区梨园庄)、右北平(今天津蓟县)、辽西(今辽宁义县西)、辽东(今辽宁辽阳市)五郡。同时,为了防御北方游牧族南下,沿着燕国北疆修筑了一条西起造阳(今河北省张家口地区)、东抵辽东的千余里长城,通称“北长城”;为了防范齐、赵等国的侵袭,沿着燕南疆易水一线修建了长数百里的长城,通称“易水长城”。

据《战国策?燕策一》记载,这一时期燕国控制的地域:“东有朝鲜、辽东,北有林胡、楼烦,西有云中、九原,南有呼沱、易水。地方两千余里。”这就是说,燕国东境到辽东乃至朝鲜半岛北部,北边与林胡、楼烦等部族杂处,南境抵呼沱、易水与齐、赵交界,西部隔云中、九原二郡,与赵国为邻。以今北京地区为中心,天津市、河北省北部、山西省北部、辽宁省大部、内蒙古东南部及朝鲜半岛北部等广大区域,都曾是燕国的疆土。到了昭王晚期,燕国的国势达到了鼎盛。

但好景不长,公元前279年燕昭王死后,其子素继位,即燕惠王。惠王早在做太子时,就与乐毅不和。执政后,先是误中齐将田单的反间计,不但用骑劫取代乐毅,还显露出要诛杀乐毅的意思,乐毅被迫出走赵国。不久,燕军败于田单的“火牛阵”,损失惨重,大败而逃。田单率齐军乘胜追击,一举收复了被占领数年的七十余城,将燕军赶出齐国,骑劫也在战乱中被杀。随后,田单将齐襄王迎回都城临淄听政。齐国得以光复,而燕国自此一蹶不振。

公元前251年(燕王喜四年),燕国伐赵,被赵将廉颇击败。赵军乘势追击,直达燕都,围困蓟城长达三年之久,后燕割让五城给赵国,赵军始退。以后燕、赵之间又发生数次战争,燕国屡战屡败,国势日益衰弱下去。而此时强盛的秦国,又开始了吞并六国、统一全国的战争。

秦军在灭掉赵国之后进逼燕国,燕太子丹派壮士荆轲以献上秦王嬴政仇恨的旧将樊於期的首级,还有燕国最富庶的区域——“督亢”地图为名,企图刺杀秦王,未遂,荆轲反遭杀戮,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荆轲刺秦”。

公元前227年(燕王喜二十八年),秦国出兵灭燕。秦军在易水以西击败燕军,占领燕下都武阳城。第二年(公元前226年)十月,秦军攻陷燕都蓟城,燕王喜逃亡辽东,派人斩太子丹首级献于秦,希望秦“解兵而去”。这一愚蠢的举动,更加速了燕国的灭亡。公元前222年(燕王喜三十三年),秦将王贲攻辽东,俘虏了燕王喜。燕国自召公建国,历经八百余年最终灭亡。

第二节 西周燕国都城

西周燕国建立后,第一个都城建在何地,一直是个迷。直到20世纪60年代以后,考古工作者在房山区琉璃河镇东北的董家林村发现了一座北京地区迄今年代最早的古城址,这个迷团才得以解开。

董家林古城遗址在60年代以前,地面上尚可见1米多高的城墙,后因平整土地,这些残墙被夷为平地,但从远处望去,城址的地势仍比周围地面高出2米左右。经发掘得知北城墙、东城墙和西城墙之北半段尚保留大部分地下墙基,其中以东北角和西北角保存最好。根据墙基测量,北城墙长约829米,城南面现为河床洼地,故南城墙长度不清,东城墙和西城墙的北半段分别为300余米,在主城墙下部两侧,有斜坡状“护坡”。在东、西、北三面城墙外,发现有深2米多的护城河。由此可知城的结构有主墙、内附墙和城外平台,城外有护城河。

燕国历史篇二:慕容燕国

慕容燕国

游牧四方

鲜卑族的历史要从匈奴族击败东胡开始讲。匈奴的崛起,冒顿单于是近乎传奇的领袖。冒顿单于故意向东胡示弱,随后给予猛烈打击,将本来和匈奴差不多实力的东胡给灭掉。东胡被击败后,两支残余的部落向东逃窜,一支逃到乌桓山,成为后来的乌桓族。另一支逃往更北的鲜卑山(大兴安岭中北部),就是后来的鲜卑族。 匈奴强大之后,并未进入现在的东北地区。而是和汉朝展开了多年的交战。因此,鲜卑族得以在辽东地区养精蓄锐,繁衍生息。汉武帝击败匈奴后,将乌桓族南迁到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塞外五郡。鲜卑人向南,占领了原属于乌桓的西拉木伦河流域。同时,另一支鲜卑部落拓跋部则迁移到了呼伦贝尔草原。东汉末年,北匈奴被汉朝连续打击一路西迁,最后翻越葱岭逃往中亚。鲜卑族借此机会,在首领檀石槐的带领下建立了巨大的联盟帝国。汉桓帝时期(147~167),檀石槐把王庭建在高柳北弹汗山(今山西商都县附近)。成立了一个“东西万二千余里,南北七千余里”的帝国。檀石槐死后,帝国分崩离析。鲜卑族首领轲比能带领族人南下聚居在代郡上谷一带,建立了一个稍小的鲜卑帝国。这时因中原战乱,有不少的汉族人北投轲比能帐下,也将汉族的文化和文字带往鲜卑。轲比能渐渐强大,消灭了另一支鲜卑族步度根,统一了漠南地区。此后就常常骚扰中原。235年,轲比能被曹魏幽州刺史王雄派出的刺客刺杀,鲜卑由此分 裂成几个部落。

由轲比能部分 裂的主要有三个部落:宇文部、段部和慕容部。宇文部定居在西拉木伦河流域,段部以令支城为中心,而慕容部则定居在棘城附近。同时拓跋部也渐渐壮大,占据了以盛乐城为中心的大片领土。在河西地区,檀石槐时代分 裂出来了非常多的小部落统称河西鲜卑。其中有两支后面会讲到,是秃发部和乞伏部,分别建立了十六国中的南凉和西秦。

慕容家首位领袖叫莫护跋。莫护跋一直坚持保持和中原的优良关系。207年,袁熙袁尚逃往辽东投奔乌桓。曹操采纳郭嘉的建议翻越大漠追击,最后乌桓将两人斩首向曹操投降。在这次战役中,莫护跋曾给予曹操支持。曹操投桃报李将乌桓部迁入塞内后,将原乌桓的驻地赏给莫护跋。莫护跋率部南下,进入辽东平原。238年,司马懿远征辽东讨伐公孙度,莫护跋也给予兵力支持。司马懿胜利后上奏朝廷,拜莫护跋为率义王,定居在棘城之北。

慕容部人见到汉人带着帽子,而且走路喜欢摇摆,帽子也跟着一摇一摆,非常好奇羡慕。也学着一摇一摆,因此而得名“慕容”,后来就成为了这一部的姓氏。

245年莫护跋去世,莫护跋儿子叫慕容木延继位。慕容家族因为迁徙到更加温暖的地区,人口快速增长。271年,慕容木延去世,慕容涉归继位。慕容涉归,放弃了和中央政权亲善的方针,将部落东迁到辽东郡(今辽宁省辽阳市)之北。而且从281年10月开始,经常袭击西晋的昌黎郡,多次被西晋的军队打败。282年3月,西晋经过准备,派安北将军严询出军攻打慕容部,严询大胜,斩杀俘虏近万人。

269年,慕容涉归的世子慕容廆出生。慕容廆小时候就长得人高马大,威武俊朗。西晋以识人为著的大臣张华见了慕容廆,惊叹不已,认为他未来一定能匡扶乱世。283年12月,慕容涉归去世。慕容涉归弟弟慕容删篡权,赶走慕容廆。慕容廆被慕容删一路追杀,躲藏到辽东一户百姓家中。慕容删不仅追杀慕容廆,而且对慕容涉归的庶长子慕容吐谷浑也无法容忍。慕容吐谷浑就率领自己的族人向西迁徙,绵延几千里,最后定居在凉州枹罕(今甘肃省临夏)。后来吐谷浑一支绵延800多年,一直传承到唐朝中期才被吐蕃国所灭。285年,慕容廆蛰伏两年之后,慕容部族人发动政变,慕容删被杀,族人迎立慕容廆继任慕容家领袖。

慕容廆上台后,就找个借口,重新和西晋开战,不停地劫掠西晋的领地。西晋将慕容家视为辽东地区的最大不稳定因素,再次出兵讨伐重创慕容家。慕容家转而西去,讨伐扶余国。攻下扶余国首都,将扶余国国王依虑逼死。晋武帝司马炎大怒,将东夷校尉鲜于婴免职,派何龛接手东北的军事。286年,西晋立依罗为扶余国新国王,派遣贾沈率领军队护送其回国。慕容廆半道劫持,被晋军击败。司马炎怜惜扶余国,下令以国库钱财向慕容廆赎回扶余国国民。慕容廆通过劫持扶余国国民,得到了大量的物资和钱财,获得下一步发展的物质基础。 于是,慕容廆希望得到一段相对安宁的时间来发展慕容部。286年5月,慕容廆派使者向西晋投降。司马炎接受,封慕容廆为鲜卑都督。获得和西晋的谅解后,慕容廆选择了和当时实力远强于他的段部和亲。286年,段

部单于段阶把女儿嫁给慕容廆。因为和西晋和段部的关系转而良好,慕容廆放弃稍显偏远的辽东郡,迁徙到徒河县青山定居(今辽宁省义县东)。对外提防宇文部,对内大力发展,慕容部渐渐强大。

棘城之战(一)

294年,慕容部兵强马壮,慕容廆揣度兵力足以守备一座城市。于是西迁到大棘城(今辽宁省义县西),修筑城池积极备战。慕容家组织百姓在棘城附近开荒,种植粮食和桑树,附近的流民纷纷赶来投奔。301年,辽西地区发大水,粮食急缺。慕容廆开仓济民,受到百姓的更大拥戴。西晋政府也因此嘉奖慕容廆。慕容廆一箭三雕,既得到百姓的拥戴和朝廷的信任,而且还统治了更大的领地和更多的百姓,实力进一步增强。

302年,宇文部鲜卑首领宇文莫圭派弟弟宇文屈云率领十万大军进攻慕容家。慕容廆避开宇文屈云主力,亲自统帅大军大败宇文部的另一支军队宇文素怒延。宇文素怒延羞愤不已,动员十万人包围慕容廆所在的大棘城。慕容廆自信满满的说:“素怒延这个匹夫,虽然军队和蚂蚁一样多,但是行军没有法制,已经在我的计策中了。各位将军只管努力作战,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慕容廆领军出城,重创宇文素怒延兵团,追击一百多里并斩杀近万人。

300年后,由于中原地区陷入八王之乱,边境成为了军阀攫取权力的舞台。西晋辽东设置文武两个官职,文官是辽东太守庞本,主管辽东地区的行政,武官是东夷校尉李臻,主管辽东军事。庞本和李臻本来就有私怨,于是秘密将李臻杀害。此举引发了附塞鲜卑素连、木津等的叛乱,两人口头上说是为李臻报仇,却不停地攻城略地,杀戮抢劫。辽东陷入混乱,辽东校尉封释完全挡不住附塞鲜卑的攻击,向慕容廆求救。

慕容廆的庶长子慕容翰机谋多才,劝慕容廆出兵平定辽东,说:“从古至今,对诸侯而言最好的就是勤王了。古代的诸侯都是借此成就大事业。现在素连、木津鱼肉百姓,晋军将败,是最好的勤王时机。一来拯救百姓增加我们的威望,二来复兴辽东,最好还能将附塞鲜卑两部吞并。名声又拿到,好处又拿到,怎么能放过?”慕容廆采纳意见,击败斩杀了素连、木津,收编了附塞鲜卑。

八王之乱日渐深化,王浚据守幽州,司马邺占据长安,司马睿占据江南。三家都试图拉拢慕容廆,分别捧着大单于、昌黎公等头衔来封赏慕容廆。慕容廆手下鲁昌敏锐感觉到,司马睿处于最好的地理位置,是最有可能存活下来的。于是极力劝慕容廆接受司马睿的封号。慕容廆接受司马睿的封号,派王济渡海前往建业致谢。

八王之乱以及之后的混战,中原地区民不聊生,许多百姓和士族都向北逃。慕容廆广招贤才,裴嶷、鲁昌、阳耽以谋略见长,都被慕容廆重用。慕容廆还办了学校,让自己的儿子慕容皝也在学校里学习,自己还常常自己去旁听。313年,据有乐浪, 带方二郡的西晋守将张统因不堪长期孤军与高句丽作战而率千余家迁到辽西投靠慕容廆,慕容廆为其在辽西侨置乐浪郡,后又协助重新夺回大同江流域的乐浪郡。

慕容廆虚怀下士,急人所急,成为辽东人心所向的首领。这一下,却惹怒了平州刺史崔毖。崔毖本来以为自己是汉人而且是名门望族,逃到辽东的汉人应该会来投奔自己。结果却一个人都没有,都去投奔慕容廆,极度不爽。崔毖就联系段部,宇文部和高句丽一起讨伐慕容廆。319年,在崔毖的调和下,段部,宇文部和高句丽同时出兵,一路势如破竹,将慕容廆包围在棘城。

慕容廆却依然神色自若,和手下说:“三国相信崔毖的鼓动,乌合而来。三国又没有统一的指挥,又各自忌惮,我已经有计破他们了。现在三国 军队锋芒毕露,希望我们和他决战,我才不会落到他们的圈套中去呢。我们坚守城池,磨去他们的锐气,而且让他们互相猜忌。加上他们还会猜忌崔毖,必然会生归国之心。”慕容廆坚守不动,三国 军队也不发力攻击。慕容廆就派人送牛羊到宇文部军队的大营去犒军,结果另两国就怀疑宇文部和慕容家有些勾连。慕容廆又让人给宇文部送牛羊的时候,大声说:“昨天崔毖派使者到棘城去了。”段部和高句丽满腹狐疑,害怕中了崔毖的诡计,就各自带军回国去了。

宇文部首领宇文悉独官听说两国回国去了,说:“让他们回去吧!反正灭慕容,我自己足以。等分地的时候,没他们份就是。”慕容廆精选士兵让慕容皝率领作为前锋,慕容翰率领精锐骑兵,从侧面包抄,自己统帅大军列阵作为后军。宇文悉独官一时大意,以为慕容廆龟缩了这么久不会出战,根本没有准备。慕容皝杀到营前,宇文悉独官才匆匆列阵。两军一交战,慕容翰就从侧面冲到营里。慕容翰在营里大肆放火,宇文部前面被慕容皝缠住,回头一看,大营都烧得一塌糊涂了。哪里还有心恋战,就各自溃散了。宇文悉独官单骑逃走,俘获不计其数。

崔毖听说慕容廆不仅在三国的围剿中存活,而且重创宇文部,又惊又怕。为了让慕容廆以为不是出自自己的谋划,派侄子崔焘假惺惺地去祝贺。刚好三国的使者也到慕容廆处求和,说:“这次攻击不是我国本意,是崔毖指使我干的。”慕容廆还亲自带崔焘登上附近的山,将战场指给崔焘看,给他再现和宇文部的大战。崔焘敬畏不已,再三拜服。慕容廆就让崔焘回去劝说崔毖,说:“投降是上策,逃跑是下策。”崔焘前脚走,慕容廆让军队马上出发,直逼昌黎。崔毖吓的连家室都来不及带,自己骑上马就逃往高句丽去了。320年,崔毖还鼓动高句丽攻打辽东,慕容廆轻易获胜。

自此,辽东、辽西以及半个乐浪郡已经全部被慕容廆收入囊中,差不多相当于现在整个辽宁省。这时慕容廆西南方向是段部,西北方向是宇文部,东部是高句丽。慕容廆派裴嶷到建业向司马睿报捷。裴嶷将慕容廆雄才伟略、虚怀下士、东西征战全部狠狠地吹了一遍,令东晋对慕容廆大为好感。裴嶷要回去时候,司马睿还想把他留下来。裴嶷连忙说:“对我个人而言,留在建业是我的荣幸。但是慕容廆将军希望收复中原,我要前去辅佐他。现在我留在建业,唯恐慕容廆将军心意懈怠,有负圣恩。”司马睿大喜,让裴嶷回国。封赏慕容廆为安北将军、平州刺史、辽东郡公、都督幽州平州东夷军事。基本上,辽东的权力全部任由慕容廆裁断。

这时,石勒也建国不久。石勒派遣使者到辽东表达亲善之意,愿意和慕容廆互不侵犯。慕容廆把使者一绑,送到建业去邀功去了。石勒大怒,但是中原还没平定,石勒抽不出兵来北伐。就送钱财给宇文部,让宇文部讨伐慕容廆。这时,宇文部首领已经是宇文乞得龟。慕容廆派裴嶷、慕容皝、慕容仁三路出击,大胜,而且借势把宇文家的首都给攻下,得到钱粮无数。

慕容廆还给东晋荆州刺史陶侃写信,相约一起进军中原。但是使者在渡海时,船只被风浪打翻,书信没有送到。后来又写了一封,东晋朝廷还反复讨论。还没讨论出结果,333年,一生雄才伟略的慕容廆去世,享年65岁,在位49年。

史书对慕容廆战争细节语焉不详,但仅有的几件事情足以说明慕容廆雄才伟略。慕容廆尤其擅长抓住机会做出对自己有利的事。士气,民心,军威都擅长利用,外交和军事手段运用精熟。第一次棘城之战,慕容廆熟练应用反间计,赶走段部和高句丽的军队。和宇文部决战,又有奇正之变。慕容廆还坚持和汉族亲善的策略,得到辽东汉族百姓和士族的大力拥护。正是这种拥护,将慕容家推上了强盛的轨迹。

三子争雄

慕容廆的死,引发了绵延三年的慕容家继承权的争夺。慕容廆儿子众多,但最有威望的有三位,长子慕容翰(?—344),三子慕容皝(297-348),及四子慕容仁。长子慕容翰足智多谋,又长臂善射,长期统领精锐骑兵,军中威望极高。四子慕容仁长期镇守辽东,有辽东的军政权力,而且被慕容廆所宠爱。因为两人实在是权力巨大,世子慕容皝继位后如坐针毡,处处提防。而几位兄弟也提心吊胆,害怕哪一天就被杀。

慕容皝继位后,就严刑峻法,控制情报,捕捉兄弟的一举一动。慕容仁从辽东回到棘城奔丧,见慕容皝治国如此,心知肚明。和小弟慕容昭秘密会晤,慕容昭答应做内应。慕容仁回到辽东后就整备兵马西进,准备内外接应,攻打棘城。慕容翰也很明白慕容皝的所作所为,但他不愿兄弟相残。叹息说:“我在战场上有些功绩,是父亲巧妙安排,上天的恩赐庇护的功劳。结果大家都说我有雄才,有能力。哎,怎么也不能坐以待毙啊!”就和儿子一起逃出棘城,投奔了段部的首领段辽。段辽喜爱慕容翰的能力,给予重任。

慕容皝通过自己的情报网,早早就知道慕容仁要反。派使者到慕容仁军中,慕容仁见到使者,就知道计划已经泄漏,只能杀了使者,回到辽东镇守。慕容皝见使者不回,知道情报是真的。慕容皝马上逼慕容昭自杀,清楚内奸后,马上派兵攻打慕容仁。慕容仁长期戎马,军事能力十分出色。在不利的局面下,大败慕容皝的军队。这场大胜,使许多本来中立的太守都倒向慕容仁。慕容仁领地反而超过慕容皝,将慕容皝压制在棘城附近。 334年2月,段部见慕容皝弱小,也来落井下石。段部首领段辽派弟弟段兰和慕容翰统帅大军攻打慕容皝西线的重镇柳城。慕容皝守将石琮日夜守备,救急书向雪片一样送往棘城。慕容皝让自己弟弟慕容汗统帅大军,司马封奕辅佐前往援助。慕容皝知道慕容汗勇猛有余,沉稳不足。临行再三劝诫,行军要沉稳,等大军都赶到再决战。结果慕容汗才出军,就要自己统帅一千骑兵为前锋先行,封奕再三劝阻无效。结果被段兰击败,柳城更加岌岌可危。

段兰还想借此机会长途奔袭,灭掉慕容家。慕容翰怕段辽真的把慕容家灭掉,说:“我们现在不过击败慕容家的

小支军队。慕容皝主力还在,而且慕容皝诡计多端,一旦中计你我如何回去见首领?”段兰嘿嘿一笑,说:“我知道你担心故国被灭掉啦。我们进军,然后叫慕容仁从东面响应,两路夹击。事成之后,就让慕容仁做慕容家领袖,不是也很好?”慕容翰再三劝阻,最后索性把自己统领的部队带走了。段兰不得已才和慕容翰一起回国。 335年9月,慕容皝准备完毕,尽全国兵力东征。军队赶到襄平,襄平守将秘密送信来投降做内应。慕容皝轻易攻下襄平,慕容仁部将逃走。附近的几个城太守也跟着投降了慕容皝。慕容皝对他们墙头草的作风非常生气,想把他们全部杀掉。谋士高诩劝阻,才算保住性命。慕容皝将辽东各城的大族全部迁到棘城,自己精选将领守备辽东。这一举动,使得慕容皝彻底将战线推进到辽东。12月,慕容仁反 攻辽东,慕容皝留在辽东的将领拼命抵抗,击退慕容仁。

336年1月,渤海结冰。高诩说:“慕容仁违背上天,自从他叛乱以来,渤海已经三年结冰了。莫非暗示我们应该踏冰渡海去攻打他?”海面结冰极不不可靠,其他谋士都反对。慕容皝却大喜,说:“此计已定,阻拦的人一律斩首!”慕容皝让慕容评率领军队轻骑奔袭平郭,到了离平郭七里的地方才被慕容仁的侦查骑兵发现。慕容仁和慕容评大战一场。临阵时,慕容军叛变,随后许多投降慕容仁的官吏纷纷叛变。慕容仁措手不及,被叛变的部队捉到,慕容仁军大败。慕容皝将叛变的将领杀掉以安慰慕容仁,随后赐死慕容仁。慕容仁残余部队投降高句丽,慕容皝最终获得辽东战役胜利。

段辽之败

在整个和慕容仁的战役中,慕容皝的西线不断受到段辽军队的攻击。幸运的是,在慕容廆时代,东线就建立了了一座大城,柳城。慕容皝借助柳城的坚固,加上慕容翰从中捣鬼,段部虽然一直猛攻,却始终没有结果。 336年6月,段部和宇文部约定,一起攻打慕容家。慕容皝有了安定的东面边界,安心的统领五万大军西征。段部和宇文部不敢恋战,早早就撤军回国。慕容皝断定两家不会就此罢休,让封奕率军在道路两侧埋伏。过了三日,段部果然有骑兵来劫掠。封奕出动奇兵,大败段辽军。

337年,慕容皝在群臣的拥立下,自称燕王,这是前燕的开始。慕容皝也不再象慕容廆那样尊重远在南方的东晋朝廷。虽然称王后,慕容皝还是第一时间让使者渡海去通知东晋。慕容皝继续招揽人才,打造兵器,养育战马。

另一面,段部经过多年的战争,已经民生凋敝,将士疲劳。谋士阳裕侍奉段家前后五主,段辽十分尊敬他。阳裕劝段辽修养生息,暂时和慕容皝请和。段辽不从,把阳裕外派到北平去做官。

慕容皝明白段部骁勇善战不在自己之下,想消灭段部没有几年是不可能的。但是慕容皝想偷懒走条捷径,想到了中原地区的石虎。337年12月,慕容皝备足厚礼,派遣能说会道的使者宋回出使后赵,表示愿意和后赵一起出发讨伐段部。而且让弟弟慕容汗远赴邺城,去做人质。刚好石虎也在烦恼段部的骚扰,听到慕容皝的邀请,大喜。石虎退还人质,满口答应一起出兵。

当时石虎的后赵,是远胜于慕容家的巨大帝国。338年1月,石虎率领大军北上。姚弋仲和支雄统帅7万为先锋,石虎自己统帅20万大军为后继。偏师水军10万从青州(山东半岛)渡海。

为接应石虎到来,338年3月,慕容皝派遣骑兵到段部的首都令支北部一带劫掠。段辽怒不可遏,要统帅大军追击慕容皝。慕容翰阻拦,说:“如今石虎大军在南,是我们的主要敌人。现在应该和前燕保持和平,全力对付南面。”段辽说:“上次被你浪费了消灭慕容皝的最佳时机,我怎么可能再听你的建议?”段辽派段兰出兵追击,中慕容皝的伏兵,大败而归。

几乎与此同时,石虎展开了对段部的闪电战。支雄统帅大军长驱直入,直接深入腹地攻下蓟城。段辽其他太守早就听说石虎近四十万大军北征,又见蓟城被几日攻下,哪里还敢抵抗,一批一批的向石虎投降。只有阳裕将百姓发动起来,守在山上。石虎部将怕成为后患,要动手消灭。石虎说:“阳裕受段家五代重用,只是耻于投降,不会有什么作为的。”石虎军继续北上,兵临令支。段家却刚刚战败,既不能坚守,也不能出战。段辽带着自己宗族几千家,连夜翻过密云山逃往北方。临行,拉着慕容翰的手说:“没能采纳您的建议,落得如此下场。是我自己咎由自取。但是让您没有容身的地方,我实在惭愧。”慕容翰不得已,只能投奔宇文部去了。宇文部虽然收留了慕容翰,却不信任他。慕容翰知道自己寄人篱下,每日喝酒打猎,根本不管事情。

棘城之战(二)

段家遭此重创,之后再也没有恢复元气。但是前脚逼走凶狼,后脚引来猛虎。石虎平定段部后,就精心策划,准备攻打慕容家。338年4月,石虎以慕容家没有配合出兵为由,攻打前燕。石虎军队众多,加上仅十几天就消灭段部的军威。前燕的处境也没有比段部好太多,石虎一出军,各城太守都纷纷投降,不出十日,后赵就兵临棘城。

慕容皝想出城逃命,将军慕舆根连忙拉住。说:“后赵强大而我们弱小。大王一逃走,后赵一招揽百姓,我们哪里还有立足之地。棘城城墙坚固,兵精粮足,大王完全可以与之一战。切莫选择自取灭亡的路线!”慕容皝这才不逃,但是神色惊慌,不知所措。手下将军刘佩说:“棘城的安危,前燕的兴亡,现在就系于大王一身。大王已经无可推诿,如此时刻,大王要勉励将士,振奋士气,绝对不能恐慌。”刘佩自请出战,带几百骑兵奋不顾身的和后赵的前锋厮杀,取得胜利而归。慕容皝又再三安抚,一城将士才安心。慕容皝问计于封奕,封奕也计无可出。只能说:“敌人兵马虽然强大,只要我们坚守不战。他们自然会产生矛盾,到时候我们抓住他们的矛盾,就能击败他们。”

而另一面,石虎却有新的麻烦。后赵军队远离了国土,补给物资长途转运,极度短缺。石虎明白自己无法围攻棘城太久,下令日夜猛攻。前燕慕舆根等将军则竭尽所能的坚守。远远望去,后赵的士兵如蚂蚁一样爬满棘城的城墙。如此大战十几天后,后赵军牺牲极大,两军将士疲惫交加。

最后,后赵终于断粮,石虎撤掉包围圈,退离棘城。慕容皝军已经劳累到了极点。但是不舍放弃这么好的追击机会。慕容皝的四子慕容恪早期一直跟随慕容翰,骁勇多谋,士兵乐为之死。慕容恪从守城的将士中选出精力最好的士兵,配上好马好武器,整理了一支两千的精锐骑兵。石虎撤离后第二天清晨,慕容恪带着骑兵冲入疲惫酣睡的后赵大营,放火屠杀。后赵军队半梦半醒,根本不能抵抗,各自溃散逃跑。慕容恪一路追杀几百里,斩首三万,杀到傍晚才归。

慕容皝听说慕容恪凯旋而归,喜不自胜。重赏了在棘城之战中立下功劳的将领,慕舆根、刘佩都受到重赏。慕容恪更是从此委任征伐大权,成为重要的将领。

称霸辽东

艰苦卓绝的棘城之战,慕容皝虽然险胜,但也彻底的打响了慕容家的名声。石虎抱着侥幸心理出击,最终败北。慕容皝迅速收复了先前投降后赵的各个城池。

338年12月,从段辽那里传来了新的消息。段辽投降石虎,石虎正在派大将麻秋和降将阳裕翻越密云山,准备接受投降。段辽投降后马上后悔,继而投降了慕容皝。慕容皝连忙统帅大军北进,赶到密云山北接受了段辽的投降。当夜,慕容恪秘密出发,统帅七千大军到密云山深处埋伏。第二天,麻秋统帅三万大军进入包围圈。慕容恪伏兵尽出,在三藏口痛击麻秋,斩首近两万。麻秋慌乱中,脱去战袍,丢下战马,翻山越岭才得以逃脱。阳裕被抓,慕容皝早就听说阳裕儒才干练,马上赏赐官职。段辽也被慕容皝以极高规格的礼仪接待。

此次大捷,慕容家将战线推进到了密云山燕山一线,接近现在北京北部的长城一线。慕容家不断以自己的精锐骑兵骚扰后赵的领土,来则劫掠如火,去则奔驰如风。后赵既不能固守,也不能追击。石虎头疼不已,最后决定将燕山一线的百姓全部撤走,修筑工事,对抗慕容家。但是还是不管用,340年12月,慕容皝组织骑兵,深入后赵的幽州冀州地区。将石虎收集起来的准备用于远征的粮草全部烧毁。挫败石虎北伐的意图。

慕容家实力稳坐辽东首位了,仅留下个宇文部在稍北的地区孤守。慕容皝一着手消灭宇文部,就想到了在宇文部的慕容翰。慕容皝派一个在两国间做生意的商人去见慕容翰,慕容翰不说话,就用手拍自己的胸膛。商人回来报告,慕容皝笑道:“大哥想回来了。”就让商人再去,送上弓箭等武器。慕容翰找到机会,抢了几匹马,就带着一家老小从宇文部了逃出来。

慕容翰走了没有多久,被宇文部的骑兵追上。慕容翰拿着弓,远远地对追兵说:“我因为思念故土所以逃走,我的弓箭水平你们都知道,谁上来就是自己找死。我也感谢宇文将军收留我,不想和你们翻脸。不如这样,你们在那里立上一把刀,我来射刀环。射中,那是天意让你们回去。射不中,你们只管来。”追兵就在相距百余步的地方立了刀,慕容翰拉弓满月,一箭中的。追兵于是散去。

340年1月,慕容翰回到阔别已久的棘城。慕容皝马上问计,慕容翰说:“我旅居宇文部多年,熟知山川地貌。宇文部首领宇文逸豆归资质平庸,将帅也没有才能。宇文部勾连后赵,但后赵山高路远,一时也救不到。但现

燕国历史篇三:荆轲刺秦王的历史背景

荆轲刺秦王的历史背景

一、《荆轲刺秦王》的故事背景

《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发生在战国末期的公元前227年,即秦统一中国之前的6年。当时,秦已于公元前230年灭韩,又于公元前228年破赵(秦灭赵是在公元前222年),秦统一六国的大势已定。地处赵国东北方的燕国是一个弱小的国家。当初,燕王喜为了结好秦国,曾将太子丹交给秦国作为人质。而秦“遇之不善”,太子丹于公元前232年逃回燕国。为了抵抗强秦的大举进攻,同时也为了报“见陵”之仇,太子丹想派刺客去劫持秦王,“使悉反诸侯之地”;或者刺杀秦王嬴政,使秦“内有大乱”,“君臣相疑”,然后联合诸侯共同破秦。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背景介绍

公元前228年(秦王政19年),秦王政派其大将王翦攻赵,杀掉赵葱,遂克邯郸,虏赵王迁。王翦随即奉命率兵驻扎中山(今河北省定州),准备向燕国进攻。燕国这时处于朝不保夕、危如累卵的困难境地。事实是:“燕弱小,数困于兵,今举国不足以当秦。”(《战国策·燕策三》)。燕太子丹这时好象热锅上的蚂蚁,在秦军压境的危急时刻,不得不采取派人行刺这种恐怖政策。

荆轲刺秦王的历史背景

强敌压境,燕国危在旦夕,燕太子丹访得荆轲,即尊为上卿,然后派他到秦国行刺,其目的是要荆轲“劫秦王,使悉返诸侯侵地”,如不成,使“因而刺杀之”。荆轲具有义侠的性格,又受太子丹的厚遇重任,明知身入不测之秦是极其危险的事,还是毅然前往,当事败后,荆轲身被八创却“倚柱而笑,箕踞以骂”壮烈而死。本文记的就是这件史事。通过“私见樊於期”,“易水送别”,秦廷行刺等情节,塑造了荆轲这位敢于扶危济困、助弱御强、有勇有谋、视死如归的古代侠士形象。荆轲刺秦王并不能真正挽救燕国的危亡。荆轲千百年来,被受压迫的人们敬仰的原因,在于他站在了斗争的最前列,去反对秦国对山东六国的进攻和挽救燕国的危亡,本文揭示了弱小燕国和强大秦国之间的尖锐矛盾和激烈斗争,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战国时期秦燕之间的兼并与反兼并的斗争。

战国末期燕秦两国的斗争形势

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发生在战国末期的公元前227年,即秦统一中国之前的六年。当时,秦已于公元前230年灭韩,又在公元前228年破赵,秦统一天下的大局已定。燕国是一个地处北方的小国。当初燕王为了讨好秦国,曾将太子丹交给秦国作为人质。秦“遇之不善”,太子丹于公元前232年逃回

燕国历史

燕国。公元前228年,秦将王翦破赵以后,引兵向北,直逼燕境。燕太子丹为了抵抗秦的大举进攻,同时也为了报当初在秦被凌辱之仇,决定派荆轲劫持秦王,想要挟秦王归还秦侵占的各国土地;如果要挟不成,便刺死秦王,造成秦国内部的混乱。但事与愿违,荆轲刺秦王失败,秦大举进攻燕,公元前222年灭燕。

相关热词搜索:燕国 历史 燕国历史简介 战国时期燕国历史简介

热点文章阅读

版权所有 长安文学网 www.cablewatersk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