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传播多重性背景下信息框架三个转变研究

发布时间:2019-08-22 来源: 历史回眸 点击:


  摘 要:本文对医学传播多重性的特征定义、包含的主要基本内容、研究的价值和意义进行了梳理归纳,并提出当前医学传播的信息框架出现了三个转变:表述方式由“专业化解读”转向“故事型讲述”、舆论导向由“疾病治疗型”转向“健康维护型”、路径结构由“单一窄化型”转向“综合多元型”,通过对三个转变的分析,为广大患者的健康提供具有一定价值的建议,为破解医患关系提供新的研究思路。
  关键词:医学;医疗;健康;疾病;转变
  中图分类号:G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7)04-0133-06
  一、医学信息框架转变的研究背景与意义
  随着各种专业医疗技术设备的开发和“互联网+”模式的普及,日常生活的很多方面和一些行业、专业领域上的话语语境正在逐渐被“医学化”,且不再仅仅服从于医学专家和健康专业人士的指导意见,更扩展到网络意见领袖,广大网民都可以根据自学到的医学知识和技能对专业医学和有关健康方面的问题提出质疑和讨论,进而影响主流媒体的跟进报道和专业研究机构和部门的关注。
  “被医学化”的领域包括诸如空气雾霾、食品安全、人工受精、美体整容、减肥塑身、运动健身、怀孕生产、生活方式、养生保健、环境保护、全球变暖、动植物保护等,所涉猎的范围已经不在于局限与发生特定的身体不适或者罹患各种疾病时候所发生的医疗特定领域的交流和共享,甚至还扩展到国际政治关系方面,比如把恐怖主义比喻成人类社会的癌症,这样的描述在国际政治学研究文献和时事新闻报道中已经被经常性的运用。被逐渐“医学化”了的信息传播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健康”与“疾病”之间的界限,还意味着与之相关的知识交叉和不同经验之间的衔接,这就意味着医学的信息框架在概念和内容上不再是过去的那种由各种艰深的专业词汇构成语义场,也不再是仅局限于医学行业内部讨论和解决各类问题,而是逐渐的融入了其他行业和学科的知识,使得医学发展无论是其概念还是内容上多重性、多样化特点开始显现。
  概念上的多重性意味着“健康”这个词汇本身所表达和呈现出来的指向不再是针对某一个方面,而是关联到其他更为复杂、多元的层次,其性质和状态从单一走向复合,内容上的多重性意味着除了传统上有关身体器官或者某个功能发生的病变型的疾病的信息之外,非器质性的精神疾病;患者对于病情和健康的直接体验和感受;和文化、政治、法律和伦理相关联的医学知识和医学意识;医学的一般性科普宣传与教育;公共卫生事件新闻报道;与不断发展的生命周期相关的健康问题以及这些问题从理论到实践的联系;人际传播和大众传播中的医学传播形式;以临床医学和公共卫生建设为关注点的各类节目等方面都成为整个健康问题和医学领域当中需要重视的问题和研究方向[1]。基于这个背景下对信息框架中出现的三个具体方面的转变进行分析和研究,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医学医疗行业如何进行创新做了粗浅的分析,本文认为,作为医务工作者不应该再拘泥于医学专业内部去看待和分析面临的一切问题,而是跳出固有的思维定势,借鉴和结合其他行业和学科有益的经验,去治疗疾病、维护健康,对患者来说,要让他们意识到,很多非医学专业的知识和技能也是治愈疾病、维护健康的重要的一部分,自己也可以为自己提供有效的建议,医务工作者不再是为自身的健康提供更全面、有效的服务和治疗的唯一因素,同时,也为缓解当前敏感且脆弱的医患关系提供一定的启示和帮助。
  二、表述方式由“专业解读型”转向“故事讲述型”
  在传统意义上有关病情探讨的过程中,专业性的医学语言是医务工作者和患者共同承认的共识,也是最为重要的,甚至在很多时候是唯一有用的交流。对医务工作者而言,运用专业语言显示其职业化治疗风格,娴熟的技能,对患者而言,尽管不完全熟悉和了解专业化语言的真正内涵,但是对他们来说,懵懂与困惑恰恰反证了医生的权威和可以被信赖。而随着患者对医学专业词汇用语、医疗设备用途了解的程度加大、由自由民主意识带来的对“个人权益和权利”维护的重视,有更多的患者、网民和新闻媒体强调专业医疗机构和医务工作者应该改变把医学治疗神秘化的做法,要放低姿态,以通俗易懂、具有人文关怀和人情味的语言分析和解答患者在疾病治疗、健康问题的切身利益和重大关切。同时,还应该把患者的意見和想法作为治疗和开药的参考依据,这在某种程度显示,艰深晦涩的医学用语越来越不再是权威的代名词和挡箭牌,找到医患之间彼此都能够接受和理解的“表述方式”才具有持久性和稳定性。
  医务工作者和患者沟通的过程中,专业词汇上大量的使用和渲染经常会无意识,或者人为的制造理解的困难。可能对于很多医务工作者来说,每天接待大量的病人和其他的科研、会议等方面的任务,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这些问题,但是从更好的传递医务工作者的想法和有效缓解医患关系来说,他们花费在“表述方式”层面转向思考的时间和精力是值得的,也是具有明显效果的,笔者认为表述方式由“专业解读型”转向“故事讲述型”发生转向的效果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
  1.赢得患者理解的最佳传播形式
  医务工作者要多运用平实朴素的语言叙述医疗、家庭以及各种人际关系背景下的各种问题,比如疾病的痛苦、病情症状叙述、亲属的反应、对自己生活和工作的影响等。讲故事的方式或者讲故事的风格也会对最终如何治疗疾病具有更好的效果。转变原有的沟通语言非常必要,如果说过去,患者们多数情况下会选择被动的接受,甚至是逆来顺受,但是现在,当很多人被健康问题困扰时,他们虽然会继续努力地去理解医生的结论,但是也同样会摈弃,甚至抗拒临床医生特别提供的那种“权威式,但晦涩难懂的医疗科学”的语言,他们希望“重新得到创作和讲述自己独特故事的权力”,他们是患病的,有故事的人,而不再是自身疾病的牺牲者”[2]。因为通常来说,患者来到医院对医生说:“我病了”的时候,其实隐含的意思是:“你能治疗我所经历的不幸吗?”,这是因为我们谈论疾病并不仅仅局限于隐藏在健康问题里面的生理问题,它更具开放性,具有多种方式并易于改变”[3],只不过在传统的医患关系当中,患者在健康决策和健康主张方面的参与程度严重不足,就疾病或者健康问题的讨论,患者有很多想到但是没有说出来的故事,而医生们通常也不会主动去理解和挖掘这些被隐去的情节,在“隐去“的内容中有那些思想和情感得到了交流,那些没有表达出来都被双方所忽略了。医务工作者应该意识到,他们自身或者他们的亲朋好友,都有可能罹患各种疾病并承受内心的煎熬,或者已经发生过类似的不幸,就像来找他们看病的患者群体一样,如果能够更积极的换位思考,与患者一起感同身受,真诚坦率地共同面对这些“隐去”的情节,那对彼此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相关热词搜索:框架 传播 医学 研究 背景下

版权所有 长安文学网 www.cablewatersk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