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治理与地方发展:一个药材集散市场的“崛起”

发布时间:2019-08-30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摘 要] 改革开放后,J市药材集散市场异军突起,药市空间的规模扩张是其主要表征,通过旨在以此为透镜审视地方发展。分析发现:J市药市空间的规模扩张,是伴随着药市的空间形态由历史以来的自发聚集向为政府集中管理的转变;药材集散市场中,多方参与主体之间的话语地位关系的重构而同步发生的。由此,当“发展”成为国家治理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空间治理又成为地方发展的主要手段时,以空间规模扩张为主要表征的药市发展固然有其积极的一面,但对药商们来说却像是在进行一场公开的“掠夺”。可以说,J市药市之所以能长盛不衰,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药商、大型外来资本和地方政府三种力量之间形成的合力。
  [关键词] 空间治理;地方;集散市场;规划发展
  [中图分类号] F72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6043(2018)03-0009-02
  J市的药材集散市场位于J市火车站附近,占地400亩,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中药材专业交易市场。然而,J市固然按其当地历史叙事所称,享有悠久的药材种植及集散历史,但当下的J市并不在历史、资源、交通等方面具有能崛起为天下第一药市的绝对优势。那么,J市究竟是如何从众药市中脱颖而出,发展为国内规模最大的药市呢?我们该如何审视这种空间的发展呢?基于此试力图从空间与地方的关系入手,对上述问题进行阐释。
  一、“空间”与“地方”
  什么是空间?什么是地方?两者间又是何关系呢?对于亚里士多德(Aristotle)而言,空间和地方基本上可以通用。[1]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空间和地方之间既相互关系又相互区别。例如在吉登斯那里,空间和地方之别,亦即缺场和在场的关系。[2]而在大卫·哈维(David Harvey)那里,“世界在趋同即空间化的过程中,也同样是在不断分化、异化,或者说地方化。”[3]空间与地方的关系盘根错节。
  空间和地方不仅具有政治、经济特性,还可能具有经验特性。Yi-FuTuan就认为地方与空间是相对的概念,空间特指地理位置和物质形式等,地方则包括了物理环境、人类活动和心理意义等三种成分,地方的主要功能在于促使人们产生归属感和依戀感。[4]
  空间与地方在有些学者看来是不平等的。例如,在曼纽尔·卡斯特尔(Manuel Castells)看来,流动空间是全球化空间,不受地方的牵绊,因而是拥有权力和财富的精英空间,具有支配性;地方空间则是其形式、功能和意义都自我包纳在其物理边界之内的空间,是被新生的流动空间所取代、支配的空间。[5]人类学家MarcAugé则是在定义了“非场所”(non-place)的同时定义了空间,即以此来指涉一种并不打算产生一种社会生活的空间,如大商场、机场、高速公路、主题公园等。在这种空间里,人们拥有的只是一个身份(mem Jership)而非关系。这样一来,MarcAugé的空间概念就和德塞托(Michelde Certeau)的有所不同,在后者来说,空间是一个有意义的地方。[6]
  可以说,尽管学者们在对空间和地方进行思考时角度各有不同,但是他们的研究都揭示出空间绝不是一个外在于人的物理空间、一个“容器”,而是社会空间,带有人的活动印迹,空间与地方不同,因为空间是有意义的地方。鉴于此,我们可以认为地方之间的差异在于其主体活动的差异,而正是这些主体的互动关系构成了空间,空间因而可以成为审视地方的视角,我们可以透过对某一特定社会空间之变迁的关注,审视某个地方的发展,脱离空间看地方和脱离地方看空间一样,都是对空间或地方的不完全审视。因此拟将在对J市药市空间之变迁的描述中,展开对J市地方发展的思考。
  二、历史上的药市
  明清时期,J市药市位于其的北关地区。自古以来,“市”多分“行”经营,商品被分门别类地陈列出售,同行业的商肆集中在一起,称为“列肆”,北关便形成了一物一街、一品一巷的分布景象。以北关的里仁街为中心,加上附近的老花市街、纸坊街两条街上分散的交易场所,便形成了直至建国初,都还存在的J市药市格局。
  北关临涡河之滨,交通较为发达。北关当年素有“四码头”、“八市”、“四大街”之说,里仁街就是“四大街”之一。它总长约300米、宽5米左右,路面是清一色的石板路,呈东西走向。资料上载,里仁街设药号、药行30余家,街道两旁的铺面几乎都是大商铺,以贵重细药、大宗交易为主。上至犀角、下至枯草,贸易量之大、交易范围之广,非一般商号所能及。从现存的老房子可以看出,当年里仁街药行的建筑特点是铺面门脸较小,但是进势极深,走进去时,颇有一种别有洞天之感。因为药材交易量大,里仁街上还有固定的工人和当时称为“红车子”的运输工具,专门运送药材。
  交通的便利确使北关一带众商云集,客居J市的商人分乡帮而立门户,有两广帮、两江帮、两湖帮、山陕帮、云贵帮等,一些行帮还集资建立了自己的会馆,以为乡人提供帮助,尤以药业方面的会馆居多,占到七成以上;行业自律上则有药业公会在维持药市秩序,监督药行公平交易、货真价实。
  清朝末年,北关商业因战乱逐步走向颓败。抗日战争爆发后,经济更是大幅衰落。由于药农弃植药材,药商现银交易不便,J市药市的发展从此便一蹶不振。直到建国后,由于国家在建国初时还允许自由市场的存在,北关经济才开始有所恢复。然而,1958年,J市药业全行业公私合营。个体经营的行、号或并入药材公司、或歇业,个体自由经营渠道被截断。在J市老人们的印象里,北关就是从那个时候起逐渐沉寂下去的。那以后,虽然改革开放使低迷的J市药市再度复兴,但由于城市中心不断南移、涡河水运地位的不断下降,北关再没能昌盛起来,药市位置也一再变迁。
  三、地方再造
  改革开放后,中央逐步向地方政府放权让利,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积极性明显提高。J市地方政府投资3800万建立了一个占地约为70亩的药材交易场所,民间始称为大行。从此,个体药商们被要求进驻大行、租赁摊位,实行统一管理、统一经营。J市药市就此结束了史上一直以来的自发聚集式经营样态,进入到了为政府规划发展的时代。

相关热词搜索:集散 药材 崛起 治理 地方

版权所有 长安文学网 www.cablewatersk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