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我国古代山水文学的审美

发布时间:2018-06-27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whyy/whyy201803/whyy20180301-1-l.jpg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whyy/whyy201803/whyy20180301-2-l.jpg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whyy/whyy201803/whyy20180301-3-l.jpg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whyy/whyy201803/whyy20180301-4-l.jpg
  摘要:我国古代山水文学与山水画作比较,得出山水文学作品有不同于山水画,其“美”有待探讨。它表现的审美特征:(1)其塑造形象具有間接性,(2)思想表现具有深刻性。进一步论述其语言艺术形式的审美特征:(1)鲜明的形象性,(2)丰富的情感性,(3)语言精炼性,(4)具有创造性,(5)具有音乐般的美感,其各种特征是彼此联系,密不可分的。
  关键词:山水文学;山水画;审美特征:彼此联系
  一、前言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漠浓妆总相宜。
  日出江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这是童儒皆知脍炙人口的山水诗,山水文学作品主要是以描写山、水以传情达意为特征。我国古代不仅有山水文学,而且还有山水画,如南宋马远的《踏歌图》(如图1)、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如图2)等。
  但绘画难于表现变化中的动态,而文学作品却有此手段,更鲜明的是画笔不能表现声音、气味等感觉,而诗歌、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却能借助语言文字符号通过联想、想象等方式来构筑具体的形象,如王维的《鹿柴》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人”的有无可通过图画的形式,依靠视觉来感知,可“响”字只能采用思维来联想、想象,所以山水文学作品有不同于山水画“美”之所在。
  那么,“什么是美?”,列夫·托尔斯泰说,“这一问题却至今还没有完全解决,而且在每一部新的文学著作中都有一种新的说法……‘美’这个词儿的意义在150年间经过成千的学者讨论,竟然仍然是个迷”,我们也不妨加入这讨论的洪流,研究一下“中国古代山水文学”美之所在。
  二、古代山水文学表现的审美特征
  山水文学与其他艺术的区别就在于它是以描绘大自然山水的语言为媒介和手段来塑造形象的,高尔基指出:“语言把我们的一切印象、感情和思想固定下来”它是文学的基本材料,文学就是用语言来表达的造型艺术”由于用文字语言来塑造形象,所以山水文学的表现具有鲜明的特征:
  (一)塑造形象的间接性
  何谓间接性,正如前所说古代书画中的山水形象以笔墨、色彩、线条、形体等通过视觉来间接感觉,古乐以音符、节奏、弦律等通过听觉来直接感知,而山水文学它诉诸读者的思维,是人们的感官不能直接把握的,想象的结果是因人而异的,因为山水文学形象不像有些艺术形象那样定型化的,它有一定的模糊性,需要根据符号的指向,调动头脑中储存的各种事物的形象进行想象、联想才能还原形象,生活阅历的不同,外界形象积累不足,都会影响再造想象准确性,如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我们只可通过语言文字的意义加以联想,在头脑中画出这样的一幅山水画:柳宗元在政治上受迫害,冬日一天,他站在山间的江岸边,遥望天地间一遍白雪,没有半点生气与生息,在万籁俱寂的广大空漠中,只能看见一位孤独的渔翁在寒江垂钓。生在岭南的许多人几乎从未见过冰封的皑皑白雪,他们的想象就会被局限,而只有那体味过坎坷,被白雪洗礼过的人才能深深感慨:鸟无声、人无迹,可谓清绝;渔翁只一人垂钓于茫茫江雪中,可谓寒绝。那垂钓于寒江大雪中的渔翁是位多么孤傲高洁的形象啊!(如图3、4)
  (二)表现思想的深刻性
  有人言:文人走进青山绿水,赋诗作文大都不过山水游记类的小品微音。实非也,让我们看下源远流长的中国古代山水文学,特别是唐宋百花齐放、万紫千红的局面,其山水文学也达到了高度成熟的黄金时代,有辛弃疾讥讽南宋小朝廷的“剩水残山无态度“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有李白描写祖国壮美山水的“千里江陵一日还”“黄河之水天上来”。若一篇文章只是华丽词藻的堆砌,无思想性,其艺术生命一定是短暂的,只有那来自于生活,对其进行艺术的提炼,充分反映作者客观世界的本质认识,体现作者理想的艺术作品,才具有永恒的生命,能名垂后世的古代山水文学,多赋予山水以深刻思想情感,它可以借助语言直接深入人的内心世界,追踪思想感情的变化,展示不同人物的不同心态,例如唐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江天一色天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照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言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这首七言律诗,细致地描绘了江南春江花月之夜清幽宁静的自然山水美景,抒写到了人间缠绵悱恻的离情别绪,表现出诗人对人情难圆的感叹和对宇宙永恒、人生短暂的思索。此文中的“孤月轮”、“流水”、“白云”都被诗人赋予了孤寂、感叹和忧伤,使主题思想更深刻形象,作品中那诗情画意的境界,情景交融的手法,清丽鲜明的色彩,历来深受人们称颂。
  再如,苏轼的山水游记《石钟山记》写的是作者在赴考仕途中,送长子去上任,途径湖口拜访石钟山的得名,形象地说明了凡事不应盲从,不可主观臆断,应当实地访查,以“目见耳闻”为准,可见山水游记非简单的“小品微音”,它有助于我们掌握客观规律认识客观世界。
  三、古代山水文学语言艺术形式的审美特征
  人是社会中的人,社会中的人与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人们在相互交往的过程中寻找着合适的交流途径,以达到交流的目的,这些途径或手段就是人们表达思想感情的语言,口头和文字语言是我们最常用的两种语言形式,面对美丽的大自然,不同的人会选择适合表达的语言,音乐家用乐曲,画家用色彩,而文学家用优美的文字语言,在此着重对古代山水文学语言艺术形式的特征做一下探讨:
  (一)鲜明的形象
  黑格尔“美的生命在于显现”,“美只能在形象中见出”,美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具体、生动、鲜明、可感的形象。艺术美中,绘画、书法等都是直观的,可感受的形象,诗歌、小说、散文等山水文学作品,也是借助语言文字符号来构筑具体的形象,能够把千姿百态的客观对象的具体特征,绘声绘色地描写出来。“没有了形象,文艺本身就不存在”,所以,“形象塑造得成功与否,是衡量作品艺术性高低的重要标志”,形象愈真实,愈独特,并按美的规律来创造的作品艺术性就愈高,如辛弃疾《西江月》:

相关热词搜索:略论 审美 山水 我国古代 文学

版权所有 长安文学网 www.cablewatersk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