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保姆当妈,富二代的坚持证明亲情陪伴无可替代

发布时间:2018-06-27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富二代刘铭从小由保姆带大,出国留学,他要带上这个保姆妈妈;学成归来,他不愿接手父亲的集团公司,想和保姆媽妈享受天伦之乐;要结婚了,他打算在婚礼上把保姆妈妈请到台上,与父母平起平坐……
  荒唐条件:留学要带保姆妈妈
  2005年6月初,15岁的富二代刘铭与父亲刘志争执起来,原因是刘铭出国留学要带保姆一起去。
  刘志对儿子的无理要求怒气冲天:“荒唐!”刘铭却毫不妥协:“如果不让崔妈妈去,我也不去!让美国的学校见鬼去吧!”
  刘志时年45岁,是武汉一家大型节能材料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资产达5000万元。刘志白手起家,深知知识的重要,早早就决定让儿子出国学习。刘铭说的崔妈妈名叫崔秀玲,时年51岁,刘铭出生时她就在刘家当保姆。崔秀玲的家在孝感市大悟县,独身一人,女儿早已嫁人。
  这天傍晚,崔秀玲劝刘铭:“孩子,你爸说得对,你长大了,应该独立了,也到了我离开刘家的时候了。”
  刘铭拉崔秀玲坐下,说:“崔妈妈,我这辈子都不让您离开!我拥有的一切,您都应该享受,因为您是我唯一的亲人!”
  崔秀玲站起来,说:“孩子,以后千万别再叫我崔妈妈,你父母听到又该不高兴了。我只是保姆,不值得你这样。”
  听到这话,刘铭一脸不屑地说:“崔妈妈,我才不管他们高兴不高兴呢,我就是只有您一个亲人!”这时,刘铭脑海里闪现的是:从自己记事起,爸爸就忙得不着家,他甚至几个月都见不到爸爸,而妈妈喜欢玩、喜欢旅游。陪伴刘铭的永远是崔妈妈。小时候惹祸,把同学的衣服扯坏,人家让他赔,他被堵在角落遭暴打时,是崔妈妈把他解救出来;他患肺炎高烧不退,是崔妈妈带他看病、住院,昼夜陪护不眠不休;开家长会,去学校打扫卫生、扫雪都是崔妈妈……
  崔秀玲不想因为自己让刘铭与父母关系弄僵,继续劝道:“你长大了,保姆应该离开了。”
  刘铭急了:“您是妈妈,不是保姆!他们只会给我钱买吃的穿的,花高价请老师。可除了钱之外的一切都是您给的!别人家的保姆我见过,他们只是干活挣钱,而您不一样,您比妈妈还亲!”
  崔秀玲不想让刘家人因自己而不和,她给谭淑茵(刘铭母亲)留了一封辞职信就走了。
  刘铭以为是父母逼走了崔妈妈,于是他离家出走,并给父母发了短信:“我走了!如果你们还想见到我,就把崔妈妈请回来。如果你们还想让我去美国读书,就让崔妈妈陪着我。否则,我永远不回家了!我不会接你们的电话,有结果发短信告诉我!”
  刘志夫妇不想迁就刘铭,可刘铭真的不接他们的电话。刘铭身上只有3000元,通过手机定位,他们知道刘铭人在北京。刘志夫妇俩害怕了,怕刘铭出事,不得不妥协。一周后,他们请回了崔秀玲。接到母亲短信,往家里打电话确认崔妈妈回家了,刘铭才回家。
  2005年8月底,刘铭和崔妈妈一起去了美国纽约,从此开始了在美国长达10年的生活。这10年,刘铭与崔妈妈在异国他乡相依为命。其间,刘铭考上哈佛大学经济管理专业,并取得了硕士学位。
  惊人之举:拒绝接班
  2015年7月,刘铭学成回国。刘志夫妇觉得风光无限,他们在饭店里大摆宴席,来宾有上百人。
  宴席上,刘志拉着儿子的手大声宣布:“集团公司董事会决定,从下周一起,学成归来的刘铭出任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暂不分管具体业务,协助我负责全面工作,主要是熟悉情况。半年后再分管具体工作。我准备3年后退休,让他接班!”
  全场掌声热烈,几名副总纷纷表态支持刘铭。此时,刘铭蒙了,还有些愤怒:父亲没和他商量就做出决定,毫不顾及他对自己的人生安排。礼貌地听完几位叔叔、伯伯的赞扬后,刘铭说话了:“爸爸,您事先没和我商量……”
  没等刘铭说完,公司邵副总经理打断他的话:“孩子,在中国,子承父业天经地义,况且你这么有出息。得知你回来,集团公司上上下下都很高兴,我们比竞争对手更有优势了。”听了这话,大家都笑了。
  刘铭说:“可是,中国还有句古话叫‘人各有志,不可相强’,我的志向是去大学教书。我对经营没兴趣,对搞研究很热爱。”
  儿子的举动,让刘志非常难堪和愤怒。可他不好当众责怪儿子,只好强装笑脸。回到家,没等父亲发作,刘铭就先向父亲发难:“爸,我从没说过要接您的班,我也没有兴趣管理您的公司。您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单方面做出决定,太不尊重我了!”
  刘铭告诉父亲,他没那么喜欢钱,甚至有些恨钱。原因很简单,正是金钱让他从小失去了父母的亲情,正是父亲的成就欲、权力欲让他这个儿子被忽视。他希望自己过的生活是:有一份事业,成立一个家庭,与妻儿相伴,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父子俩争吵起来,都认为对方有错。
  刘志突然明白了,儿子从出国前就把保姆当成亲人,保姆又在国外陪了他10年,儿子更加把保姆当成他的亲人。刘志原以为只要儿子学业出众,其他的不重要。现在看来,儿子是被保姆抢走了。
  刘志把崔秀玲叫来,给她一张50万元的支票,要求她永远离开刘铭。崔秀玲没接支票,她说:“25年了,刘家没亏待过我,我的钱够养老了。您放心,我走了,不会再见刘铭。”
  崔妈妈走了,刘铭知道是父亲搞的鬼。他赶到大悟县农村请求崔妈妈:“您跟我回去!我已被聘为大学老师,有自己的收入,够咱俩花。我和小婧(刘铭在美国认识的武汉姑娘,二人已确立恋爱关系)结婚后,您还得帮我们带孩子呢!小婧也这样说。”
  崔秀玲非常痛苦,她也不想离开刘铭。10年来住在国外,她与女儿一家人也不亲,况且女儿只惦记她的钱。可崔秀玲生性善良,说什么也不同意回去。
  刘铭直截了当地告诉父亲,如果不能和崔妈妈在一起,他会登报断绝父子关系。
  权衡利弊,刘志终于低头,请回了崔秀玲。很快,刘铭去了大学教书,同时搞研究。刘铭的未婚妻孟小婧去另一所大学教书。有崔妈妈在家照料,有恋人相伴,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刘铭的日子过得很开心。

相关热词搜索:保姆 无可 亲情 陪伴 证明

版权所有 长安文学网 www.cablewatersk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