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假“富二代”的爱情游戏

发布时间:2018-06-26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2016年3月27日,天津东丽区发生一起血案:一位花季女孩被人掐死在出租屋内。经警方侦破,凶手是死者的男友。
  一对恋人为何反目成仇?原来,两人以期通过婚姻改变命运,双双伪装“富二代”。女孩的真实身份曝光后,一场杀戮上演了。
  一对男女互扮“富二代”
  2014年10月,天津一家皮革贸易公司的翻译马海鹏驾驶公司副总苏涛的奔驰轿车,送他去约会女友李梦柔。到了目的地,苏涛下车,马海鹏透过车窗看见了银杏树下亭亭玉立的李梦柔。从苏涛口中,马海鹏已了解到李梦柔显赫的家庭背景:李家父母是浙江建材行业大老板,资产过亿。
  时年27岁的马海鹏是山东人,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2013年6月,马海鹏研究生毕业后来到天津,谋得一份翻译职业,月薪4000元;平时他兼职做翻译,每月能挣2000多元。
  马海鹏对苏涛的羡慕嫉妒在心底油然而生。苏涛比他小1岁,已成为家族公司的副总;女友端庄漂亮,也是个“富二代”……其实,马海鹏没有想到,李梦柔并非什么“富二代”。
  李梦柔出生在浙江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教师。还在大学读书时,李梦柔就像许多爱慕虚荣的女大学生一样,梦想将来嫁个有钱人。自从遇到苏涛后,她强烈地意识到理想生活离自己越来越近。为与苏涛门当户对,为了拴住对方的心,她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富二代”。
  李梦柔与苏涛的感情,也并非马海鹏想象得那么亲密。放荡不羁的苏涛经常带着李梦柔攀岩、飙车,吓得她心惊肉跳。最让李梦柔耿耿于怀的是苏涛并不十分在乎她,两人恋爱半年了,苏涛还没带她登过家门。对于迫切希望得到苏家父母认可的李梦柔来说,这无疑是一块心病。
  这天,苏涛带李梦柔吃西餐。李梦柔旧话重提:“我一个人住在公寓里太孤单了,要不你与爸爸妈妈商量一下,我干脆搬到你们家别墅住算了。”苏涛摇头:“是不是太快了?男人一般30岁之后才考虑结婚。”李梦柔心凉了半截:“我都为你做过一次人流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苏涛恼了:“你别要挟我,我最烦女孩子这样。”
  2015年2月,苏涛以5万元分手费结束了和李梦柔的这段感情。3月的一天,马海鹏去苏涛办公室送资料,见苏涛将办公桌上李梦柔的照片扔进了垃圾桶。马海鹏大吃一惊。苏涛自我解嘲:“我和她分了。这年头爱情像快餐,来去如风。”马海鹏心里一个劲地骂苏涛“傻蛋”:这么漂亮、家境富有的女朋友,怎么舍得分手?
  5月初,马海鹏赴南京参加同学张红耀的婚礼。张红耀出身普通家庭,由于岳父拥有两家化工厂,他担任总裁助理。这场婚礼,花了80万元。张红耀的经历深深刺激了马海鹏——要想改变命运,婚姻无疑是最快捷的途径。他将自己的关系网细细梳理一遍,“李梦柔”三个字突然蹦进他的脑海:她刚刚失恋,正处于感情失落的痛苦期,自己何不趁虚而入去碰碰运气?
  从苏涛那里探听到李梦柔的手机号码后,马海鹏又犯难了:怎样才能巧妙地接近她?一番思索后,马海鹏有了主意。6月20日,李梦柔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手机账户成功充值300元。她正纳闷,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你好,我叫马海鹏,刚才给朋友的手机充值,不小心拨错了一个数字,将话费充给了你的手机。”李梦柔正感无聊,突然想见一下这个声音很有磁性的小伙子。她笑着告诉对方:“要不这样吧,我们约个地方见面,我将300元还给你。”这正中马海鹏下怀。两人很快约定,次日傍晚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为与李梦柔的身份般配,马海鹏决定将自己扮成“富二代”。第二天,二人面对面坐在幽静的咖啡厅里,李梦柔将300元还给马海鹏。马海鹏说:“你不觉得咱俩有缘吗?为表示感谢,我请你吃饭。”李梦柔笑着答应了。聊天中,马海鹏故意向李梦柔透露自己是富家子弟的信息。李梦柔心里暗暗感叹,上天真是眷顾自己,让她又邂逅了一个“富二代”。
  晚上9点,李梦柔要回租住的公寓。马海鹏提出送李梦柔回去,李梦柔没有拒绝。在公寓门口分别时,这对假“富二代”的内心都涌满憧憬与激动。
  借债堆砌高端爱情
  认识李梦柔后,马海鹏将套牢她当作一项系统工程,他将有可能穿帮的细枝末节都考虑到了。比如,如果他继续留在苏涛的公司上班,自己的身份迟早会曝光。7月中旬,马海鹏应聘到一家著名外企国际部上班,月薪8000元。
  随后,马海鹏以每月租金2000元住进了环境幽雅的公寓。和李梦柔交往一段时间后,在她再三要求下,马海鹏忐忑不安地请她来公寓做客。为让房间彰显“富二代”的生活痕迹,马海鹏从公司带回几个空的法国红酒瓶摆在窗台上;衣柜里,添置了一些打折的名牌服装;餐桌上,摆着从没用过的西餐刀具;他专门为自己买了一个高仿的LV男士包、一块浪琴手表、一部苹果手机……
  李梦柔来到公寓,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你这个‘富二代’生活还挺俭朴的。”马海鹏的心猛地一抖,急中生智:“我爸说了,男孩子要穷养,他特意让我来天津磨练意志,以后好管理家族公司。”李梦柔对他的“富二代”身份并没有产生怀疑。
  在马海鹏的意识里,“富二代”都心甘情愿地为女友花钱,所以他努力让自己的行为与虚构的身份合拍。一次,两人路过商业街一家精品屋,李梦柔对一款新上市的坤包多看了几眼,马海鹏便狠狠心,将红、黑两色坤包各买了一个,花了1.3万元。李梦柔心里溢满幸福。
  马海鹏每月收入8000元,几年来省吃俭用积攒了8万多元准备将来结婚用,然而仅仅5个月,这笔钱就花得精光。每次与李梦柔约会回来,他都会将花的每一笔钱详细记在本子上,作为将来向李家索要回馈的账本。平常一个人在家,马海鹏经常吃方便面充饥。为了挣钱,他依然兼职做翻译。
  2015年10月,马海鹏与李梦柔在一家酒吧约会。李梦柔说:“我们单位女同事没有一个不开车上班,只有我天天挤公交,多没面子。”马海鹏问:“你爸妈怎么不送你一辆车?”李梦柔白了他一眼:“父母给自己买车算什么?男友送车,说出去才有面子。女孩开什么车,很大程度上代表着男友的面子。”马海鹏故作为难地说:“我爸妈都是白手起家,提倡生活简朴,现在给你买车不现实。等我们结婚时,我一定送你一辆豪华宝马。”

相关热词搜索:两位 爱情 游戏

版权所有 长安文学网 www.cablewaterski.cn